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

2019-07-19 19:49 来源:未知
  1. 仙道彰
    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大隐于市朝”这句话来。《灌篮高手》之所以让人热血沸腾,是因为那些少年们的生活是那么纯粹,那么执着于梦想,甚至为了梦想可以付出一切(赤木同学和鱼住同学异口同声:“拼死也要守住这一球!”)。只有仙道同学不是的。仙道同学是《灌篮高手》中的一个异类。篮球是他的乐趣,是生命中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全部。失去晋级全国大赛的机会之后也不过换来他一句:“再慢慢重新来过吧。”仙道同学是这群热血少年中的隐士。
    仙道是唯一在湘北以外对流川和樱木的成长善意关注的。对他来说,对手强则认真,对手弱则分神,高手越多,比赛越有趣,因此他不会认为多几个竞争对手就威胁了自己或者球队地位,而是件“有意思”的事情。拥有隐士一样宽广的胸襟,这是故事中的少年和现实生活中的少年们都难以企及的高度。所以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仙道的业余爱好是一个人在海边静静地钓鱼,并且竟然记不清唯一在初中胜过自己的泽北的名字。
    可惜的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虽然他的性情是和竞技体育精神完全背离的,但作为被寄予厚望的球队王牌,仙道却肩负了太多沉重的责任和太过炽烈了目光。陵南与海南一战,仙道最后5秒钟的剧本体现不仅是他的智慧与胆识,而且还有他在层层重压下的无奈。那一刻,恐怕只有阿牧哥才真正体会得到他的心情吧。
    永不言败,拼搏到底的精神固然值得敬佩,但我更加欣赏仙道那种淡然处之的气质。所以他在我心中排在诸位灌篮高手的第一位。
    P.S. 动画版好像有一首开头曲中,有一句歌词是”set me free”,这恐怕是仙道同学的心声吧。可惜教练不明白,他的好战友鱼住和福田(我一直觉得这一对的长相非常“没头脑和不高兴”)也不明白。

  2. 流川枫
    缅怀《灌篮高手》和自己逝去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我们常感叹:“他们永远17岁!”。但事实上,井上雄彦笔下的少年们是那么生动真实,会任性会妥协会天真会狡猾会团结会散漫会尊敬会不服,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会长大的。多年以后,仙道同学也许在某个比较人性化的公司上班,周末教小孩在公园里打篮球,外面大概还要飘几面彩旗,连约会也理直气壮地迟到;三井同学可能成了个精明的商人,或许割舍不下当年的篮球情缘,时常去学弟的篮球馆指手画脚;藤真同学应该是最会保养的人了吧,混在街头木无表情的上班人群中,我们仍然可以认出他脸上的书生意气;至于大猩猩和中年人,他们怕是要把湘北和海南的恩怨一直一板一眼地延续下去了吧……
    只有我们的流川,是不会老的。或者说,是不应该老的。
    我得承认,我自小就是个流川命。小时候喜欢他的理由特别大众,两个字:帅,酷。最近重翻《灌篮高手》的漫画,才发现小时候对流川同学的理解实在太片面了。
    流川同学很帅,但是不自知。所以常常和樱木打架打得天昏地暗,第二天脸上横七竖八贴了各种橡皮膏药。
    流川同学很酷,但不是装出来的。他只是不喜欢蝎蝎蜇蜇地斗嘴架,一切要凭实力说话。
    流川同学不仅不蠢,而且相当聪明。湘北与陵南的练习赛上,连田冈教练都被新人樱木的胡跳乱抢折腾得一惊一乍,流川却十分冷静地对樱木指出“趁你的弱点还没有被别人看出来,赶快下场吧”;而在湘北与海南的比赛中,当所有人都对高头教练派出干瘪的宫益上场钳制樱木大惑不解时,流川在第一时间便看出了端倪,说了句“真高明”;当然了,流川的智慧在他对樱木说的刻薄话中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体现。
    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流川同学的世界是很纯很真的。他总是说些一语中的的话,成功气炸湘北其他四名主力。对别人来说这些话太过嚣张刺耳,但对他来说,这不过是陈述事实而已,说出来是为了大家好。樱木第一次上场比赛紧张得不知所措时,是流川一脚屁股将他踢醒;樱木因为四犯害怕离场而束手束脚时,是流川的一句“你究竟在怕什么”将他问醒;樱木在场上故意不传球给流川,是出于小家子私心;流川不传给他,是知道他要搞砸。樱木对流川是实实在在的羡慕嫉妒恨,而流川对于樱木则是恨铁不成钢。
    三井带领不良少年集团来篮球馆砸场子的时候,最冷静的流川第一个出手,出于一个在他十分有理,在别人非常单纯可笑的原因:“是他们不对!”。全国大赛第一场对丰玉,南烈使用卑鄙手段打上流川的眼睛,也未见流川暴怒,起什么恶毒的想法。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只是更加激起了他的斗志。南烈后来悔改给他送来了消肿的药,他毫不疑心地就收下并开始用了。流川的怒与不怒是很讲原则的。球场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打了我,我就不能束手待毙。但是球场上的事球场上解决,我跟你比的只是球技而不是卑鄙。你耍你的奸,我拍我的皮球。
    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不懈地追求更快更高更强,不记仇,讲原则,我认为流川是《灌篮高手》中最值得尊敬的人。但是啊,这个一根筋的小孩啊,你还是永远15岁吧,因为你若是长大了,一定碰壁最多。在成人世界里,人们是不会像你湘北的那些队友那般,不喜欢你,但仍然信任你的。

  3. 三井寿
    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三井同学是最现实的人物。到底是曾经在社会上混过的小流氓啊,比一般的少年人更为成熟多智。他在山王一战中用谎言这种盘外招把山王的防守专家(名字忘记了……是张实诚小孩的脸)骗得团团转,给进入白热化阶段的球场添了一丝幽默的气息。唉,这个奸诈的小伙子!
    从刚升上高中时的小中分头,秀气的脸庞笑起来异常阳光,到低谷期的一头长发,时不时面露狰狞,再到后来的利落短发,坚毅的脸上带了些许沧桑,三井同学不过17岁的年纪,却经历了太多曲折坎坷。
    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我敬佩三井迷途知返的勇气。对于这个人物,是说不出的喜欢,连他的死要面子都可爱至极。

  4. 清田信长
    说起信长君呀!就忍不住要笑出来。这只整日蹦跶蹦跶跳的小野猴子!
    记者相田小姐评论湘北和海南的时候说,海南和湘北的共同点是队中都有一根定海神针。其实还有个共同点,是队中各有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猴子。
    但是小野猴和红毛猴是有本质区别的。信长君虽然爱自夸爱表现,但总是有个度的。他不会一入队就向队中老大挑战,对于前辈,他是很有礼貌的。对于阿牧哥,他是死心塌地地崇拜,对于神前辈,他是“被迷住了呀”。连对弱小干瘪的宫益前辈,他都礼敬有加。换了樱木的话,恐怕会老大不愿意和这么丢脸的人在同一个队吧。信长君虽然自大,但团队意识(这种湘北的队员们非常缺少的品质)是被他放在个人表演前面的。而樱木呢,大部分时间是无知无识的混账东西。
    信长君另一个让我非常欣赏的优点是:他是一个性情中人。别看他和樱木流川在场上场下都势不两立,真的到了全国赛场上,最最牵挂湘北命运的局外人就是他了。流川和樱木恐怕从来没有把清田信长这个名字放在宿敌名单上,但信长君却总是心心念念着这两个一年级生,一场比赛打下来,就产生了惺惺相惜的念头。
    聪明伶俐,勤奋努力,友爱朋友,尊重前辈,单纯善良,家教良好,这么可爱的小猴子让人很难不喜欢啊!

  5. 樱木花道
    对樱木同学向来不感冒。很多人说他和流川都是单细胞动物,迟钝得很。但流川是假蠢,樱木是真呆。我一直不喜欢这种智商不错,但情商奇低的人。就像《神雕侠侣》中的老顽童,虽然一派天真烂漫,也不缺正义感,但事实上却是个麻烦包,为身边的人带来烦恼又不自知。可气的是,故事里故事外,竟没人讨厌他。坏人刻意为恶,哪怕只是小恶,大家尽可以理直气壮地恨得牙痒痒的,但天真又缺心眼的人因无心之失而种下恶果,则让人连生气都觉得名不正言不顺。
    看动画的时候,常常想,如果那个红毛小子不犯那么多低级愚蠢的错误的话,他的那班好队友也不用总是浪费体力在应付自己对手的同时还想着替他收拾残局了。不幸的是,主角毕竟是主角,所以也只好劳烦各位配角们牺牲小我,帮助樱木同学谱写他光荣的成长史了。
    我是直到看了漫画的全国大赛部分才开始被这个傻乎乎的红毛小孩感动的。我想全书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应该是湘北与山王一战中,他站上嘉宾席,卷起本子当喇叭,对着全场观众喊:“我要打败山王”的时候。这句话和他后来在背脊受伤,明知很有可能影响自己的运动生命之后,对安西教练说出的“老头子,你最光辉的时刻是何时?是国手时代吗?而我呢,就是现在了!”堪称天才两大经典语录。
    与他之前40分钟比赛,10分钟YY,10分钟发明各种表情,10分钟聊天吵架,剩下十分钟才用来认真比赛(其中还有5分钟用在胡乱投球浪费体力上)相比,樱木同学在山王一战中成了真正的篮球运动员,一个成熟有头脑的人。他学会了冷静分析对方的弱点,蛮力比不过河田弟弟,便学着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看到流川的精彩表现之后,学着从他身上发现自己的不足,而并不只是像以前那样一边阿Q,一边咒骂。
    《灌篮高手》中人物的五官在全国大赛部分似乎都有些许改变,也许是漫画连载的时间较长,漫画家本人的技巧在这过程中也发生了改变。我觉得樱木同学的长相变得尤为明显,也最为合理。前期的他,简单说来,就是一副蠢样,头发没剪掉的时候还有些流里流气。但后期的他,脸上多了几分精悍之气,倒是聪明懂事起来了。
    可是他始终对一直好意关注他的流川同学不领情,我对此很是耿耿于怀。所以他排末位。

TAG标签: 40469太阳集团
版权声明: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娱乐 / 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仙道同学总是让我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