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

2019-07-23 05:50 来源:未知

最后言坚守。

2
在电影《辩护人》中,饭店大婶的儿子朴镇宇因从属的釜山读书联合会被控为左翼社团而遭到逮捕,更受到残酷的虐待和不公的指控。作为税务律师的男主自此走上民主辩护的道路。

1
从前,世上有一种花叫蒲公英,你一吹,它就飘散了;有一种草叫含羞草,你一碰,它就合拢了;还有一种思想叫双重思想,你一想,它就变味了。

孟子与公孙丑谈论勇气。说齐国勇士北宫黝通过行为训练来培养勇气,“不肤挠,不目逃”,肌肤被刺也不躲闪,眼睛被戳眨也不眨;孟施舍——另一位勇士——注重一种无畏的气质,对待不能战胜的敌人和足以战胜的敌人一样,无论对手强弱都不惧怕;而孟子的勇气则建立在理性和道义的基础上,“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我反省,如果没有理,哪怕是黎明百姓,我能不怕吗?“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1984》

先说触发。

“不用管他,我送他去留学”

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千篇一律的时代,孤独的时代,老大哥的时代,双重思想的时代。
向未来,向过去,向一个思想自由、人们各不相同、但生活并不孤独的时代——向一个真理存在、做过的事不能抹掉的时代致敬!
 因为不可能把文明建筑在恐惧、仇恨和残酷上。这种文明永远不能持久。
为什么不能?
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它不会有生命力。它会分崩离析。它会自我毁灭。”

但有些东西确实需要坚守。正如之前所提到的,“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兮?”我们常在原则和妥协中摇摆不定,有些东西,如果不是咬牙坚持,很容易在冲动中灰飞烟灭。可正是那些看起来脆弱的坚守,使我们得以前进。

在我看来,律师这个理想真得宏大到遥不可及,反倒是事务长的想法切合实际。以个人的力量去对抗一个集团以及集团背后摸不到的强大势力,无异于以卵击石。是的,这部电影恰恰是以卵击石的典范,只是有多少类似的事情的兴起和结局都无人知晓。看《盲山》,妇女被拐;《亲爱的》,儿童被拐。一二人获救的背后,又有多少消息石沉大海,只留家庭的哀恸年复一年。

同时持有两种互相抵消的观点,明知它们矛盾却仍都相信。这是一种怎样的能力啊?我对我所看过的事情表以无上敬意。

——律师坚持要为学生辩护,称这不仅是为了这次被逮捕的几个人,更是为了未来千千万万的朴振宇们。听完他的义愤填膺,事务长如是说。

再谈勇气。

如果律师和被诬陷的学生素不相识,把赚钱视为第一要务的他,还会担当辩护人吗?显然不会。倘若没有第一个人的触发,拥护的中心又从何说起呢?站队容易,做第一个发声者很难;热情称颂常见,却鲜有自己挺身而出。就像《宣告——献给遇罗克》所言,“我并不是英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这是人之常情。

3
影片的结局不能说是完全意义上正义的胜利,但无论如何也令人心潮澎湃。不过看完以后,走在京师广场上,面对正义的胜利,喜悦和虚无总是交织着的。

“触发”本就不易,还常被利用,或是用以宣传某些官方的意识形态,或与“煽动”混同。所以在我心里,古往今来,敢于为真理和正义发声,这就足够令人敬佩,无论他后来是否诉诸行动。

既知道全部真实的情况,又能扯出滴水不漏的谎话;既知道自己的记忆应向什么方向改变,也可以意识到正在篡改现实;一边拥护道德,一边又否定道德;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一边又争做民主的捍卫者——哪怕只在形式上。

正如北岛所说,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为了帮振宇辩护,他没日没夜的翻资料,找证人,但社会和政府的阴暗超出他的想象,辩护途中他受到各方面的阻挠,滥用职权,官官相护,法律已经沦为政府以权谋私的工具。于是他问:“国家,证人所说的国家到底是什么?大韩民国宪法第一条第二项,大韩民国主权属于国家,所有的权力都由国民产生,国家即国民。但是证人毫无法律依据,一味强调国家安保,就把国家镇压践踏在了脚下,证人所说的国家只是强制取得政权的一小部分。难道不是吗?你是让善良无罪的国家生病的蛆虫,军事政权肮脏的帮手而已”。

无论是宋佑硕不畏强势,出面担当振宇的辩护人,还是后来勇面千人所指,宣扬民主主义,这种勇气都十分令人敬佩。

TAG标签: 40469太阳集团
版权声明: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娱乐 / 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